无插件体育直播手机版

视频丨疫情大幅影响高铁上座率 始发站一节车厢不超5人

点击量:137   时间:2020-02-04 10:33

  除铁路之外,航空、公路的客流下降情况也非常明显。据携程机票数据,仅2月1日当天,国航、南航、东航、海航“四大航”的航班取消数量已占原计划航班数50%—60%。同时,据携程汽车票事业部提供的信息显示:截至1月31日,湖北、上海、山东、安徽、宁夏、青海、陕西、重庆等近20省市的汽车线路已全部停班。

  其中铁路发送旅客214.7万人次,下降 82.2%;道路发送旅客1048万人次,下降86.6%;水路发送旅客8.87万人次,下降92.9%;民航发送旅客47.0万人次,下降76.5%。

  1月24日这一下降幅度更为明显,全国铁路、道路、水路、民航共发送旅客5060.4万人次,比去年同期下降 2.5%。

  同时,记者还候补了一张1月31日的火车票,尽管每天都有数十趟列车,但是直到春节前,也没有候补到相应的车票。

  从总量上看,拐点的发生在1月26日。1月10日-26日,全国铁路、道路、水路、民航共累计发送旅客11.86亿人次,比去年同期下降1.5%。其中铁路发送旅客1.74亿人次,增长11.9%;道路发送旅客9.67亿人次,下降3.6%;水路发送旅客1496.9万人次,下降7.6%;民航发送旅客3008.0万人次,增长1.3%。

  “未来,返程客流出现真正的拐点,肯定跟疫情的控制有关,尤其是各地一级响应解除之后,人们就可以正常的经济活动。这时,客流应该是能够很快恢复的。”他预测说。

  原标题:视频丨疫情大幅影响高铁上座率!始发站一节车厢不超5人,何时将现返程拐点?

  2月1日,当记者来到火车站时,就已经发现了客流大幅减少的迹象。和往年春运相比,在候车室等车的人,最多只有原来的1/10。

  “为了减少疫情扩散,因此春运高峰期大量人减少了流动,而铁路、公路一向是运输的‘大头’,所以它们从总量上看受到的影响最为明显。”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  这和往年春运相比有很大的反差,往年在始发站就已经几乎坐满人,且有很多买不到座位票的人需要站着。

  到了1月23日,全国铁路、道路、水路、民航共发送旅客8349.9万人次,比去年同期下降0.1%。

  从1月29日到2月2日,本来都是春运返程的高峰期。

  怎么办?盘和林认为,政策如何对冲这些影响,应该从多方面考虑。首先政府应出台一些扶持性的政策,从金融、税收等方面帮助企业共度难关。其次,一些大的平台型企业可以发挥作用,为中小商家赋能或者减免佣金,政府要鼓励这样的企业。再次,要增强线上的一些服务,比如居家办公,尽可能的维持一些经济活动。

责任编辑:蒋晓桐

视频加载中,请稍候... 自动播放 疫情大幅影响高铁上座率!始发站一节车厢不超5人 play 疫情大幅影响高铁上座率!始发站一节车厢不超5人 向前 向后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购买2月1日从广西返回广东的车票时,遇到了1分钟抢光的情况,真是“手快有手慢无”。

  疫情对春运的影响是显著而直接的。

  春运拐点的发生

  1月31日全国铁路、 道路、水路、民航共发送旅客1375.5万人次,比去年春运同日下降 85.4%。2月1日全国铁路、道路、水路、民航共发送旅客1318.6万人次,比去年春运同日下降85.9%。2月2日,交通运输部预计全国铁路、道路、水路、民航共发送旅客1.9亿人次,比去年春运同期下降近73%。

  而到了返程的高峰期,这一降幅更为显著。

 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  同时,据携程火车票提供的数据显示,前往北上广深四座城市的铁路旅客数量,将自2月6日起显著提升,6日当天将比前一日人数增长近一倍,2月10日将达近期顶点,相比当前客流增幅近5倍,出行与防疫间的矛盾仍然凸显。

  1月26日,全国铁路、道路、水路、民航共发送旅客1759.6万人次,已经比去年同期下降63.2%。

  1月20日,当记者乘坐从广东返回广西的动车时,车上几乎无人佩戴口罩。而2月1日返程时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了一圈,除了吃东西的人之外,没有找到不佩戴口罩的乘客。

  1月29日全国铁路、道路、水路、民航共发送旅客1351.4万人次,比去年同期下降83.5%。1月30日,全国铁路、道路、水路、民航共发送旅客1513.2万人次,比去年春运同日下降84.1%。

  而根据此前综合携程机票数据显示,此次国家适当延长春节假期,对出行客流的分散效果明显。近期前往北上广深四座城市的旅客发送量,占到全国36%以上,但相比去年春节后旅客集中在农历初六初七2天出行,今年的高峰从1月29日持续到2月2日,延长到了5天。其中,2日是前后两周内的客流最高峰,出行总数已与2019年农历初六相当。

  返程拐点何时出现?

  交通运输拐点的发生,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数量不断上升、媒体与社会对此的关注密切相关。

  记者上车的车站是始发站,坐稳后发现所在的车厢竟然不足5个乘客。为了证明是否每节车厢都是如此,记者走过了另外2节车厢,其中1节车厢的情况,与记者所在车厢如出一辙,而只有1节车厢人员略多,但也就十多人左右。

  当进入广东省内,短途旅客开始增多,不少乘客戴着口罩上上下下,但是记者走了一圈发现,最多的时候,一节车厢也不超过一半座位坐满。

  返程高峰“失约”

  当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乘坐动车从广西返回广东。从始发站发出后,记者走过3列车厢,发现其中两列的乘客都不超过5人。

  同时,列车上也加强了消毒与防护。除了列车乘务员、清洁员、车站人员均佩戴口罩之外,当坐上列车时,清洁人员还用非常浓的消毒水气味拖把将地拖了一遍。而在车厢门口,每次经过也能闻到非常明显的消毒水味道。

  到了第二站,记者下车看了一下上车人的情况,发现这一站也不足10人上车。记者查询中途某一站的火车票售卖情况,发现几乎所有车次都有余票。

  数据显示,2020年春运,单日的拐点发生在1月23日。

  “而春节过后,到了要上班的时间,大量劳动力无法上班,对中国的企业,无论是大型还是中小型企业,都产生非常直接的冲击。”他说,“一方面,企业不开工就没有收入,没有制造,没有生产服务,没有产出。另一方面,工人的工资,因为政策的规定还需要发放,还有很多固定成本,比如机器的折旧、厂房的租金、办公室的租金等没有办法下降。”

  1月22日,全国铁路、道路、水路、民航共发送旅客8453.4万人次,比去年同期增长1.2%。

  人员流动的减少、防护的上升,能有效抑制疫情的泛滥,但是客流的减少对经济的影响也十分明显。

  2月1日,农历正月初八,本是春运返程的高峰期。这一天,根据全国铁路、道路、水路、民航共发送旅客1318.6万人次,比去年春运同日下降 85.9%。

  然而,如此紧俏的车票,在火车开的前一天,却出现了“大放送”,大批车次的票源都很多。

  盘和林指出,随着交通客流的下降,一个直接的影响就是消费的下降,因为春运期间是流动的高峰期,除了旅游,走亲访友和商务活动也都是高峰,包括住宿、餐饮等各方面都能被带动起来,这些行业受到疫情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。